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棠博客

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伤“风”  

2012-03-31 18:07:47|  分类: 随笔杂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海棠   

最近真是颓废呀堕落呀,好不容易戒掉偷菜,又迷上了游戏,水果切到手抽筋,僵尸连战至半夜,一闭眼全是五点一线的黑白棋、跳来跳去的僵尸。决心不玩游戏了,可又迷上了电视剧,看完“宫”剧看韩剧,通宵达旦,乐此不疲。韩剧大都冗长拖沓,不过韩国在扶持文化产业的政策下,确实出了一些好剧。“大长今”当时喜欢得刻了光盘,可后来没打开过,“一枝梅”24小时一口气看完了也没再看第二遍的冲动。可是,早在3年多前就热播的“风之画员”,最近我却连看了4遍还意犹未尽,一闭眼就是含泪的大眼睛。还好只20集,否则连看几天会猝死。每个细节都值得回味,每个眼神都让我陶醉,其中三段感情让我伤痛万分,对“爱”字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思考。

一、先说说那令人叹息的“双福恋”。

笔墨最少,感慨最多。十年前,随着润儿怯怯的一声“哥”,永福的人生中除了润儿再也看不到他人,但眼睁睁看着她由女变男,只将爱意化为兄弟之情。在润儿身旁,每一丝空气都是甜蜜的。为她被贬、为她受伤、为她身亡,一生只为她而活。可贵的是不曾期待过任何回应和回报,丁香说要画工带自己逃走,檀园则希望与自己终老山林,而永福哥只有无私地默默地付出。只有送颜料时的最后一抱,让永福回味三生。多么的纯真,多么的痴情,又多么的悲催。

细细想来,如果一个人来到世上,只为某个人短暂地爱一下,对方也不知道就离开了,是不是很凄惨?这个编剧真残忍哪!但话又说回来,好多人的一生很长却得不到一点真爱,那会更悲惨。

二、接着看那美仑美奂的“五两情”。

“五两情”是润儿倾其卖画所得“五两”求一曲得名。这是人们最看好的,也是渲染最多的。画面很是唯美,很是动人。可能“五两派”大多是青春少年吧,所以力挺年轻貌美的“两文”,但我总觉得这只是“爱惜”而不是爱情。多才多艺的琴妓丁香,身为下贱,心比天高,一直期待着能读懂其灵魂的人出现,《桐千年老恒藏曲》表达的正是她坚贞自爱的情怀。可叹的是她等到的竟是个女人,虽在崩溃与绝望之后还是坦然接受,并且牺牲自己帮助她,可还是摆脱不了颠沛流离的悲剧命运。

丁香对小画工相知相惜,陷进去是毫无疑问的,因为一开始就不知道她是女人。人们争议的是润儿的感情取向。她对师傅说:“她让我看到了丢失的自己。”她感叹像丁香被埋没在这种地方一样,自己也丢失了女儿身,她始终在寻找自我中挣扎,借丁香让画布上的自己美美地回归一次,那是一种自恋。听丁香在弹《桐千年老恒藏曲》时,脑海里闪现的是童年的欢乐。她说:“因为我是女人,所以才会对你动心。”长桥一瞥、布店邂逅、五两抓手、知心交谈、不设防的肌肤之亲都说明对丁香的爱是一种超越性别、没有杂念的感情,那是一种遇见美好事物时的心动。我看到惊艳美人,也会多看几眼,啧啧几声。看到文根英眼泪断线珠似地落下,怜爱得心痛。润儿的那种“心动”是对美的吸引和欣赏,对丁香艺术才华的珍惜,对她身世的同情,对她人格的尊敬,更是对她思想境界的共鸣,那是琴音和画意的融合。有人说在“端午风情”里,丁香脱掉外衣,润儿细细观察着,手指轻轻划过,是爱的体现。我觉得那不是真实镜头,是一种想象,表达了她用眼用笔读懂了她的“心、气概、坚韧、还有隐藏在那底下的韵律”。当被卖前夜丁香“以身相许”时,润儿也脱掉衣服,有人说她情迷至极,其实只是想告诉其女儿身。流着泪向师傅诉说对丁香时,觉得一件美好的东西将被毁坏,有明珠暗投的心痛,有艺术家知音般的惺惺相惜。值得强调的是,丁香是润儿心中的女神,是她艺术创作的灵感来源。此剧用丰润的画笔,和着伽倻琴声,渲染出艺术的美感,就是想诠释历史上的蕙园申润福为什么把女人画得如此传神的原因。

三、最后看这日久生情的“两园恋”。

我认为贯穿“风”剧的主线应该是“两园恋”。好多人不能接受,主要是演员扮相上的原因。有了师生、父女的印象,就有老牛吃嫩草的不平,和“五两”不愿被破坏的抵触。风剧这么唯美,但男主角选得这么老相,真不可思议。真实和剧中的两园相差13岁,30多岁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眼袋?还戴了副眼镜,看上去50岁都不止。

不管如何,剧中表现出来的日久生情、心心相印、懂君唯我、互为仰慕,把从欣赏、保护、暗恋到依恋的过程,描写得很成功的。第一次见面看着“小不点”撕画后说“给画个一模一样的还不行吗?”时的讶异、第一幅“春画”中表现出来的意境和思维、倒画的考验、九点的考题,让他被这青涩少年的才华、才情所折服。随着日常相处,在十指相叠、双足相抵、眼神交错中,“思思昵”迷失了自我。可他像梁山伯一样粗心,丁香从润儿头上盘发的笔一眼认出秋千边着女装的画工,可檀园朝夕相处背着抱着好几次却没发现。发觉对同性的“小鼠豆”产生了特殊的感情,并因此心绪混乱,吃惊和疑惑起来。看着女人般的投影,不禁问;“你真的是男人吗?”当洗好的被子被润儿弄翻,“思思昵”假装生气说我不干了,“小鼠豆”亲热地堆起笑脸说:“我帮你按摩一下吧。”作完端午风情画时跳起来抱着老师,踢翻了墨汁后逃跑的可怜相,作画时的体贴关心、洗手时的温柔,如此种种,整天被水汪汪的大眼深情地盯着,我都看得爱死了,不让这个中年男子心动也难。两次毁手保弟子,尤其知道她就是寻找十年的女人,润儿就成为他决心守护一生的人了。即便废去重于生命的右手,即便放弃一切去逃亡,都阻挡不了他给她幸福的心,不知不觉中他习惯了给予,习惯了呵护。

“思思昵”的心思不难理解,主要是润儿是不是爱上了师傅,成了议论的焦点。不管“五两派”情不情愿,我看出电视剧就是在写润儿一步一步爱上师傅的过程。先是对檀园名气的敬仰、对他画作的欣赏,后来是对几次营救的感激,在生死考验、携手复仇中,在眼神和心灵的交流中暗生爱意。作画时他的循循善诱、争斗中他的冷静智慧,他的心柔软而深邃,又很温暖,再蠢的事他都会宽容体谅,再大困难他都能克服,共同的艺术追求、共同的敌人和仇恨,老师成了她离不开的人。只有在师傅面前,她才放得开。亲密地斗嘴调侃,开心地嬉笑互闹,两园之间充满了风趣和温情。“那些有师傅陪在身边的日子,真的很幸福。”每次肌肤触碰的不安、慌乱和羞涩,几番问“我对你来说是什么?”说明她已深深爱上这个“思思昵”了,渴望得到确认和回应。才情和信任之以外更多的还是两颗心的契合,连九点三线的想法都一样,不用语言,一个眼神,就能明白对方的画意和心意,真是不可抗拒的缘份哪。行云流水般的绘画技艺令人惊叹,两人的合作更是珠连璧合,我明白什么叫“天作之合”了。

然而,“思思昵”先是性别,后是在弟子、朋友女儿、恋人身份的定位间纠结;润儿也在爱与不爱、说与不说(女儿身)、去与留中犹豫,这才让剧情变成跌宕起伏、涟漪迭起。如此这般情深意重的师徒、惺惺相惜的知己,竟摆脱不了分离的命运。结尾润儿的离开,不少人说是去找丁香了,我看主观上不会,客观上有可能遇见。润儿原也想与“思思昵”执子之手,浪迹天涯,可是一箭击醒了她。正因为爱他,才不愿“思思昵”失去一切,过着隐姓埋名、被人追杀的日子。好多人对这个结尾不解和不满,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,可天下有情人哪能都成得了眷属?“好人一生平安”只是一种愿望,往往好人得不到平安,因为好人总为别人着想而苦了自己。这个剧哪怕有续集也是这个结局,编剧再发慈悲心也不会让他们往世俗的爱情路上走,一方面历史上的两园本就不是夫妻。另一方面,梅花是病态的好看,剧作是悲情的动人。一般人油盐酱醋相伴到老的人生,平淡无奇,不值得说。不美满有遗憾才成就了艺术的美感,让人欲罢不能、意犹未尽,才印证了“思念入画”的主题。可是,这种悲惨分离,真要碰到却不会像看电视剧那么轻松。

经过这么多铺垫构画的感情,蓦然回首,曲终人散,就像刚建好的豪华大厦訇然倒塌,对人的冲击力不言而喻,失落的又岂止是檀园?在润儿的眼里,爱就是放手,在檀园的眼里,爱就是守护。“没有了你,我一个人生活,我自己画着画,那还算是生活吗?”如果知道润儿将手贴在脸上摩挲是他们最后一次的肌肤相亲,说“师傅的手好温暖”是她诀别的留恋,他怎么会把她一个人留下去送信?念去去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“你的路途,从此不见我的苍老。”他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四处流浪?他怎么舍得让她无枝可依?漫漫长夜,无尽的相思更与谁倾诉?“她是风,我是被她摇曳的树枝,每当我想起她,就会自行摇摆,全身颤抖。”佛曰: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来今世的擦肩而过,那么我们究竟是积攒了多少世,才能换来今世这一场相逢、相知与相爱?怎么最后还要分离?看着檀园用颤抖的手轻抚着美人图痛苦地抽搐,听着低沉磁性的独白伴着那首风之歌:“我还要活多久才能再见到你?每天都像要窒息般呼唤着你 ……” 我——肝肠欲断。

人生如此短暂,转眼就是一生。我想,相爱过的人,天各一方,下辈子三辈子都不可能遇见,心被揪得痛极了。爱上了,注定得承受爱的痛苦。但思君令人老,教我如何忍得住憔悴?“只在无尽的等待中思念你”吗? 终生的等候,可能换不来你刹那的凝眸。怕等不到白发苍苍、儿孙满堂时已心碎而死。人生若只如初见,谁会西风独自凉?如果每天这样的痛苦悲伤,我宁愿他们不曾遇见不曾爱过。如果像“粉红女郎”中哈妹希望的“一生有80次恋爱”多好!如果爱情像吃饭每顿更新多好!如果人对感情没有记忆多好!还好,申润福至少留有画作,有后人编故事纪念。像我等无能无才的俗物什么也不能留下,也不会有人将我写进诗里、绘入画中、留于青史,而会像泥土一样无声无息地被历史所淹没,不觉悲从中来。

一幅“风”画,别样风情,把三段生离死别的感情演绎得缠绵悱恻、摄人心魄,唏嘘之余回味无穷:三段都写了一个“爱”字,可都围绕一个“付出”,都在诠释“爱你就是爱我自己”。感谢原著作者和编剧,借真名把两人的画作与虚构的爱情故事串联得那么天衣无缝。还像大长今的药缮一样,“风之画员”把作画、观画、赏画、品画、评画、藏画、换画、订画、拍画和卖画的爱画民俗描绘得如此真实细致。大长今让青年人误认为药缮起源于韩国,风剧可能又会让人误认为风俗画起源于韩国了。中国有诗词、书法、国画、雕刻、音乐、历法、戏曲、象棋等这么多好东西,还有那么多的名著和历史故事,怎么产生不出震憾人心的剧本呢?希望“海立方文化创意城”的出现,让中国文化产业有个飞跃。

也感谢演员的精湛技艺,让我哭,让我笑,让我放下手头这么多重要的事不做放纵一回,沉醉一回,让我在伤感中更懂得珍惜生命。

 

原创:伤“风” - 海棠 - 海棠博客
 
 

 

双福“夜想曲”

  

 

五两“雪路”

 

 

两园“风之歌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